国学·品读丨十月江南天气好,冬景似春华

首页 > 平潭新闻 > 中国平潭
来源:中国平潭 发布日期:2019-11-12 08:22 浏览:38次







►本文约1946字,阅读全文约需5分
岁月总是匆匆,四季轮替着,
在这冷意寒寒的初冬里,
霜叶缤纷,冷风寒韵,
体会着冷彻心里的冷意!
在渐渐流逝的时光里,
品尝着人生百态、欢乐悲苦。




《子夜吴歌·冬歌》

唐 · 李白


明朝驿使发,一夜絮征袍。
素手抽针冷,那堪把剪刀。
裁缝寄远道,几日到临洮。


明晨驿使就要出发,思妇们连夜为远征的丈夫赶制棉衣。纤纤素手连抽针都冷得不行,更不说用那冰冷的剪刀来裁衣服了。妾将裁制好的衣物寄向远方,几时才能到达边关临洮?





《荷叶杯·一点露珠凝冷》
唐 · 温庭筠


一点露珠凝冷,波影。
满池塘,绿茎红艳两相乱。
肠断,水风凉。


这首词写破晓时的荷塘景色。前四句写波光荷影,露珠滴滴,绿茎红花,缭乱其间,清丽可爱。后两句写情,面对清凉的水风,神情悠然。





蝶恋花·昨夜秋风来万里
宋 · 苏轼


昨夜秋风来万里。
月上屏帏,冷透人衣袂。
有客抱衾愁不寐,那堪玉漏长如岁。


羁舍留连归计未。
梦断魂销,一枕相思泪。
衣带渐宽无别意,新书报我添憔悴。


昨夜的秋风好似来自万里之外的家乡。月亮攀上了寝息之所的帷帐,冷气透入人的衣袖。


在异乡作客的我抱着被子愁得睡不着觉。更哪能忍受漏壶一滴滴的声音,越发觉得长夜漫漫。


寄居他乡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。梦里醒来凄绝伤神,一觉醒来满面都是相思的泪水。衣带渐渐宽松,不为别的什么。只为新到的书信,又平添了许多憔悴。




《蝶恋花·早行》
宋 · 周邦彦


月皎惊乌栖不定,

更漏将残,辘轳牵金井。
唤起两眸清炯炯,泪花落枕红绵冷。


执手霜风吹鬓影。
去意徊徨,别语愁难听。
楼上阑干横斗柄,露寒人远鸡相应。


此诗描述情人辞家早行的全过程。上片写别前,下片写别时、别后。其最显著的特点是全篇句句均由不同的画面组成,并配合以不同的声响。正是这样的完美组合,充分表现出难舍难分的离情别绪,形象地体现出时间的推移、场景的变换、人物的表情与动作的贯串。


全词情节完整,有环境,有人物,有动作,某些细节还写得十分生动传神,离别的痛苦和忧伤浸透全篇,言近而指远,词约而义丰,言有尽而意无穷,历来受到赞誉。





初冬夜饮

唐 · 杜牧


淮阳多病偶求欢,客袖侵霜与烛盘。
砌下梨花一堆雪,明年谁此凭阑干。


“淮阳多病”是个典故,西汉汲黯因刚直敢言,屡次切谏,数被外放。在出任东海太守时,虽卧病不视事,而能大治。后又拜为淮阳太守,他流着泪对汉武帝说:“今病,力不能任郡事”,要求留在京师,但遭拒绝。人以汲黯自比,正是暗示自己由于耿介直言而被排斥出京的。


“偶求欢”的“欢”,指代酒,暗点诗题“饮”字,表明诗人愁思郁积,只好借酒浇愁。第二句进一步抒写作客他乡的失意情怀。客袖已见乡思之切,侵霜更增迁徙之苦。


诗人罢酒辍饮,凭栏而立,但见朔风阵阵,暮雪纷纷,那阶下积雪象是堆簇着的洁白的梨花。他不禁想到明年此时又不知将身在何处。


“明年谁此凭栏杆?”这一反问,凝聚着诗人流转无定的困苦、思念故园的情思、仕途不遇的愤慨、壮志难酬的隐痛,是很能令人深思。





《早冬》
唐 · 白居易


十月江南天气好,可怜冬景似春华。
霜轻未杀萋萋草,日暖初干漠漠沙。
老柘叶黄如嫩树,寒樱枝白是狂花。
此时却羡闲人醉,五马无由入酒家。


这首诗是作者长庆三年在杭州时写的。江南的十月天气很好,冬天的景色像春天一样可爱。寒霜未冻死小草,太阳晒干了大地。老柘树虽然叶子黄了,但仍然像初生的一样。寒樱不依时序,开出枝枝白花。


这个时候的我只羡慕喝酒人的那份清闲,不知不觉走入酒家。写出来江南初冬的暖意,十分让人神往。





《初冬早起寄梦得》
唐 · 白居易


起戴乌纱帽,行披白布裘。
炉温先暖酒,手冷未梳头。
早起烟霜白,初寒鸟雀愁。
诗成遣谁和,还是寄苏州。


初冬时候天气又更冷了一些,寄诗给远方的朋友,互相慰藉是一件温暖的事情。白居易初冬早起,穿着白色衣服,炉温手冷,屋外的烟霜和鸟雀所构成的寥落图景也容易使人生出几分哀愁。这时候写首诗寄给朋友,也许是会得到些许慰藉吧。





《初冬小园寓目》
宋 · 张耒 


独树翘寒色,闲云澹落晖。
新霜黄菊重,久雨翠梧稀。
暝雀鸣还啄,高乌定更飞。
敝貂犹故在,卒岁免无衣。


这首诗写了初冬时候的园中景色,天高云淡,园中的树木也显得分外萧疏。菊花还未开残,在霜雪之后也染上了一分霜色。


梧桐也未落尽,经过雨打风吹也几近凋残。群鸟未全归巢,但也没有了之前的活力。还好留有旧时的衣服,不至于在这寒冷的季节没有衣服穿。





《虞美人·残灯风灭炉烟冷》
清 · 纳兰性德


残灯风灭炉烟冷,相伴唯孤影。
判教狼藉醉清樽,为问世间醒眼是何人。


难逢易散花间酒,饮罢空搔首。
闲愁总付醉来眠,只恐醒时依旧到樽前。


夜风骤起,吹灭了摇曳的灯火,香炉里的烟灰早就凉透了。一阵风将房间里唯一的光明和温暖,不由分说地夺走了,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影子,伴着孤零零的词人。全词表达了词人对友人顾贞观的怀念之情以及对当时身世的无奈,情真意切。

来源:诗词世界微信公众号
责编:张力松

在看的你正在变好看↓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